评论家朱大可创作系列小说重构上古神话:文学是一种乡愁

原标题:“文学对我来讲是一种乡愁”评论家朱大可在当代文坛上素来是一个焦点,关于电影、文学、文化心理乃至音乐、美剧,他常常能发出与众不同的批评声音。不过,朱大可近年来转身进入了神话研究领域,并于近日捧出小说《古事记》系列。该系列包括《字造》《神镜》《麒麟》三部作品。朱大可说,这三部作品分别对应的是关于仓颉造字、李阿护镜、郑和下西洋的经典故事。他用一支魔幻的笔,给这三段传说披上了一层神幻诡丽的色彩:汉字的发明中深藏着人心的秘密,如何用字符去弥补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,一场关于人类命运的字符战争揭开了序幕;李阿的神镜拥有盗梦空间的效力,神镜的持有者可以自由穿越镜面,并掌握空间转换的宇宙秘密;郑和下西洋带回来的麒麟则见证了大明王朝深宫中的恩怨,与被漂洋过海带回的神兽故事相比,人世间的这些欲望、生死和忧伤,读来更令人心悸。为什么转身写神话小说,朱大可有话要说,“文学这些年的情况并不太理想,从国际大背景来讲,诺贝尔文学奖都面临着严重的伦理危机,甚至有观点认为,文学正在衰败和走向死亡。但不论怎样,我们至少都在担忧它的衰退。”但朱大可的文学情结很深,从未放弃过。前几年,他出了一本书叫《华夏上古神系》,这是他长达20年的研究心血,该作从理论上重构了中国上古时代的神谱,“但这还远远不够,我必须要把它们变成故事。对我来讲,神话故事仿佛是我内在梦想的一个外在映射,所以我决定以小说的方式重写神话。”“文学对我来讲是一种乡愁,我回到那个年代,梳理那些历史神话,通过这种写作来疗愈我自己的灵魂。”朱大可说,神话具有很强的疗愈功能,它有一种特殊的美,这个美跟现实的美是完全不同的。对于朱大可的神话小说写作,文学评论家李敬泽表达了观感,“我们现在可能恰恰需要这种如此飞扬的天高地阔具有巨大想象力,同时又有巨大文化洞察力的作品。”
责任编辑: 闫小芳