68年后的今天,还有人质疑抗美援朝吗

1951年10月25日,党中央决定将两水洞战斗的1950年10月25日,定为抗美援朝纪念日。68年前,为保家卫国,他们踏上抗美援朝战场。两年零九个月,197653名志愿军英勇捐躯。“青山处处埋忠骨,何须马革裹尸还”。今天,谨以此文致敬为祖国奋战的志愿军烈士!
志愿军跨过鸭绿江入朝资料图68年后的今天,还有人质疑抗美援朝吗张晓君美国人至今都想不明白,为什么二百年来对外战争从无败绩的他们,会在朝鲜战场签订唯一一个不是代表胜利的停战协议。他们到现在还是不愿意去相信,在朝鲜这个地方,他们会失败。他们还是搞不懂血肉之躯怎么能抵挡得住钢铁洪流?这似乎不是人力所能做得到的。1950年的朝鲜战场,美军第10军于朝鲜半岛南部仁川登陆,麦克阿瑟携美军二战之余威悍然越过北纬38°线,占领平壤,并将战火引燃至鸭绿江畔。
资料图一直以精通东方文化自诩的麦克阿瑟断言:中国一定不会参战,并公然声称:“在历史上,鸭绿江并不是中朝两国截然划分的、不可逾越的障碍。”他有足够的理由来支撑他的自信。1950年的朝鲜战场,刚经过二战洗礼的美军,在集团作战和联合作战方面已经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,更何况他们还拥有先进的武器装备、健全的后勤保障系统。不仅如此,美国自建国以来,对外战争从来没有失败过,两次世界大战更是让美国一跃成为超级大国。
资料图而彼时中国,刚刚从动荡中安定下来,国内百废待兴,国外强敌环伺。拿着各种杂牌步枪的陆军,靠着小舢板船出海的海军,空军,就更别说了,连开国大典上受阅的飞机都要靠飞两遍来壮声势,战士们甚至都不知道何为联合作战。所有的现实条件似乎都在说明:这是一场双方实力极不对等的战争。而这场极不对等的战争开始3年后,在板门店,“联合国军司令”美国上将克拉克签订了美国历史上第一个没有胜利的停战协议。这位美国上将说:“我是第一个在没有胜利的停战协定上签字的美国将军。”
资料图对于一个国家落后的痛苦,体味最深的莫过于它的军队。第一次在历史书上看到甲午中日海战时,笔者的内心充满了悲壮。因为这支北洋舰队有“此日漫挥天下泪,有公足壮海军威”的邓世昌,有舰船战沉而选择与舰同沉的黄建勋,更有血战至死的林永升……
资料图而当笔者再次回望那段历史时,内心却是悲凉的。在激昂、热血与奋勇的背后,终归是败了。这个亚洲第一,世界第六的先进舰队,在开战的那一天就已经一败涂地,在北洋舰队全军覆没的时候,日本的联合舰队却一舰未失。笔者第一次了解“九一八”事变史料时,看到白山黑水间的杨靖宇将军面临绝境时说:“我们中国人都投降了,还有中国吗?”看到马占山举起义旗向日本人进攻的时候,看到走进冰冷的江中,平静面对死亡的八位抗联女战士的时候,笔者的内心充满了骄傲。因为只有对自己家国爱得那样深沉,才会迸发出如此大的勇气。
王盛烈 《八女投江》1957年创作资料图可当笔者再看“九一八”时,内心却是异常难过的。在杨靖宇、八女投江英雄行为的背后,有着这样冰冷的事实:一纸不抵抗的命令,让我东三省陷入绝境,整整14年,我东北父老饱尝亡国奴的滋味。1949年,虽然新中国成立了,可在美国人眼中,中国人的骨子里依旧是“东亚病夫”。1950年11月24日,“联合国军”总司令麦克阿瑟乘坐飞机从日本东京来到朝鲜战场进行视察,期间,麦克阿瑟向全世界宣布他将发起在两周之内结束朝鲜战争的“圣诞节攻势”,并告诉身旁的一位美军军长:“你告诉军官们,他们可以回家过圣诞节。”
麦克阿瑟资料图只是,这一次,麦克阿瑟错了。半年后,麦克阿瑟回到了美国,原有职位由马修·邦克·李奇微接任。在电视剧《三八线》中有这样一幕:尖刀连六班战士全部冻死在潜伏阵地上。这个故事,不是编剧凭空捏造,而是真真切切出现在抗美援朝战场上。
电视剧《三八线》剧照资料图1950年的冬天,1081高地上的志愿军官兵们,他们冒着零下40℃的极寒温度,仍顽强地坚守在阵地上。有的战士脚上鞋都没有,但没有一个人退缩,最后全连全部壮烈牺牲,成为一个个屹立不倒的冰雕。此情此景,让赶到志愿军阵地的美军团长不由得肃然起敬,对着静静趴卧在阵地上的中国军人行了一个庄严的军礼,认为他们是“值得尊敬的对手!”这个冬天,无论是志愿军的高级将领,还是普通的年轻士兵,无论是战斗英雄,还是后勤人员,他们都是历史的书写者和见证者。
杨根思资料图特级战斗英雄杨根思,在战斗的最后关头引燃了手中的炸药包,用鲜血和生命兑现了自己的承诺。九兵团司令员宋时轮,回国前面向长津湖方向脱帽鞠躬,泪流满面、不能自持……在上甘岭,美军320多门重炮、27辆坦克以每秒钟6发的火力密度将炮弹倾泻到这两个小山包上。一天里,敌向上甘岭发射30余万发炮弹,500余枚航弹,上甘岭主峰标高被削低整整两米,寸草不剩。即便是这样,直到4天以后,防守这里的45师前沿部队才因伤亡太大,退入坑道。该师逐次投入的15个步兵连全部打残,最多的还剩30来人,少的编不成一个班。
志愿军战士们冒着敌人的炮火向537.7高地北山之敌进行反击此间种种,由云山开始,在长津湖,在龙源里,在松骨峰,在大同江,在上甘岭,志愿军战士用他们的“小米加步枪”,打出了新中国的志气,更打出了和平。中国人民志愿军跨过鸭绿江,打响保家卫国的抗美援朝之战,它以“联合国军”的挫败告诉了全世界:我们这个古老民族拥有不屈的意志,再也不是那个任人宰割的东亚病夫!
胜利的背后,是志愿军战士付出的牺牲与鲜血。两年零九个月,我们197653名志愿军战士血洒异国疆场。在冰冷的数字背后,曾经是197653张鲜活而又明亮的面孔。什么叫做英雄?摧锋于正锐,挽澜于极危!这些,我们的志愿军先烈当之无愧!
志愿军烈士遗骸回国资料图央视《等着我》节目曾来过一位抗美援朝的老兵——何宗光。何宗光回忆抗美援朝时的场景:有一次慰问团去前线慰问战士,让何宗光帮忙问下战士对祖国有什么要求,年轻的战士这样回答,“如果能活着回去,请告诉祖国我们什么都不需要,只要祖国知道我!”今天,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,我们应该记得:曾经有这么一群人,为了我们刚刚建立的新中国能够昂首挺立而不受外辱,他们选择斩断自己的未来,因为他们知道——在自己的身后就是祖国!盛世又今朝,不见青山老!惟愿国泰民安,不负先烈!(图片来源中国军网、军报记者微博、部分来源网络)
责任编辑: 闫小芳